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圈中大佬上前台,幕后大哥唱心声

2020-06-22 16:50:41我要投稿

   老周——周亚平在流行歌坛是一个传奇人物。
八十年代与崔健同属北京交响乐团的周亚平即投身发韧初期中国流行歌坛,制作了崔健、刘欢毛阿敏等早期歌曲。1988年周亚平制作的迟志强“囚歌”系列火遍大江南北,成为那个年代标志性的事件,周亚平事后撰写的自传体回忆录《二十年前囚歌流行始末》揭密了那次流行风暴的前世今生。进入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周亚平陆续推红了《小龙人》、《渴望》、《飞天》、《彝人制造》等脍炙人口的歌曲或者专辑。2004年,周亚平推出的《两只蝴蝶》一炮而红,以超五亿次的下载量成为当年彩铃下载冠军,被誉为史上最赚钱的歌曲,庞龙也跻身福布斯名人榜,成为2006年福布斯榜排名第8的娱乐圈名人。其后周亚平陆续推出的《你是我的玫瑰花》、《家在东北》、《遇上你是我的缘》、《白狐》等传遍大街小巷的脍炙人口的歌曲不断刷新流行指数,被业内称为“金手指”。周亚平也以从业几十年一直在第一线摸爬滚打引领流行风潮的资历和业绩成为流行歌坛的标志性人物和当之无愧的大哥。

 
2018年5月末,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理事会以全票通过推举周亚平代理该协会的总干事,周亚平自此迎来人生另一个高光时刻,开始了为中国著作权集体管理事业奋不顾身、改天换地的新征程。上任伊始,周亚平即对整个集体管理组织的业务结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清除了那些对集体管理组织非营利性污染的因素,端掉了寄生在集体管理业务上的利益链,动了某些利益集团的蛋糕,引起某些人的不满。自2018年10月开始,周亚平主导下音集协做出了卡拉OK应下架6000余首未获授权的歌曲、终止天合集团收费资格等一些列的公告和动作,引发了媒体和舆论的轩然大波,音集协和周亚平一时间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某媒体以“周亚平利用职务之便,获得赔偿已多年”,“周亚平利用职务之便,用第一曲库,赶走天合赚取25%的渠道费”等内容为题,对周亚平进行抨击。音集协推进业务引发的每一波舆情都会进入网络热搜,成为当时最热的网络事件。前不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审结广东地区八家KTV诉音集协垄断纠纷八案,一审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再度引发媒体和全行业的关注。在舆论对音集协和周亚平并不友好的质疑声中,周亚平领导的音集协在两年内取得了突飞猛进发展。2019年音集协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建立自己直管的许可队伍,实现为权利人收取卡拉OK版权许可费2.91亿元,相比天合时期最高的2018年度的1.91亿元同比增长50%以上;同时,工作人员从与天合合作时期的十几人扩展到去年全国三百余人的情况下,音集协管理费提取的比例从天合时期的50%下降到25%,实现了版权人利益的最大化;2019年音集协通过版权费收取的大幅度增长和管理费提取比例大幅度下降,两项合计为全体权利人版权费分配金额比委托天合收费时期至少翻了一倍以上。音集协为实现信息透明、信任传递的管理目标,通过技术驱动启动了著作权大数据管理系统的建设。目前已经通过了项目可行性论证及系统1.0版本的技术鉴定,当下正在与几家主流VOD设备商对接落地试点场所,计划下半年在部分卡拉OK场所试运营。著作权大数据管理系统将向版权人提供作品使用信息的实时动态精准数据,并让使用者支付的版权费更具有合理性和科学性,有效解决权利人和使用者双边的痛点,提升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执业水平。由此看来,作为一个版权人,周亚平深刻的洞察版权人的诉求,为颠覆使用者对版权人信息不对称的格局,为把数以万计的KTV连接成一个巨大的线下动态网络,优化和提升卡拉OK行业运营效率和繁荣音乐产业,周亚平在著作权集体管理这个大舞台上,正在下一场更大的棋。
 
2020年初的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所有的工作按下了暂停键,周亚平也在居家隔离的期间暂时抛开了繁忙的工作重拾自己热爱的音乐事业,在对自己的人生经历有感而发后写出了这首《活着就要折腾》的歌词,并和音乐人杨尘一起创作了曲子。同时与知名音乐人柒玖和顶级混音师李军一起完成了这首歌曲的录音。
 
老周唱这首歌,既可以说是玩票,也可以说是有感而发。通过这首歌我们更能理解一个音乐前辈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顽强意志和理想主义精神;更能理解“纵使赴汤蹈火,舍我还能有谁”所抒发的万丈豪情;更能感觉到一个老牌音乐人对生活和事业的热爱;更能听懂歌坛大哥的人生哲学:“活着就要折腾,死了烧成灰”。那么,你,有同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