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因法之名》石天琦突破自我

2019-04-22 23:48:19我要投稿

  由赵冬苓担任编剧,沈严、刘海波共同执导,实力派演员李幼斌李小冉张丰毅石天琦领衔主演,马晓伟马少骅陈锐史兰芽王骁、隋栐良、李岷城等实力演员倾情助阵的45集大型法治精品电视连续剧《因法之名》正在北京卫视热播。该剧是中国第一部反映平反冤假错案的电视连续剧,根据真实案件改编,讲述了部队转业的刑警葛大杰(李幼斌 饰)因好友在追捕嫌犯时不幸殉职牺牲、因“怒”生“错”、间接导致冤假错案的产生,碍于当时司法制度的不完善,即便心怀疑问的检察官邹雄(张丰毅 饰)也只得妥协现实,时隔多年后,新生代检察官邹桐(李小冉 饰)与律师陈硕(王骁 饰)的共同努力下多年冤案最终沉冤昭雪的故事。该剧将时代变迁、儿女情长交织在抽丝剥茧又惊险刺激的剧情中,情节由浅入深,震撼人心,全面展示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进步与发展。

  4月22日,北京电视台“欢聚一堂”系列社区活动携演员石天琦、苇青、栾元晖一同走进团结湖街道,与现场媒体、观众交流创作心得,共话台前幕后的故事。

  石天琦“写小作文”感受角色 突破自我“哭到绝望”

  曾在电影《精舞门2》、《天机·富春山居图》,电视剧《中国地》、《和女人的战斗》等有过出色表现的青年演员石天琦,此次在《因法之名》中饰演葛大杰的女儿葛晴。从她的名字可以听出来,特别葛。在剧中我父亲因为我不听话非要跟许子蒙好,要跟我断绝关系。从小爸爸是她的天,但是小时候看到自己的父亲被绑架之后,她就变得没有安全感了,整个人开始封闭、孤立,话也少,所以我觉得这个事件对她的童年创伤很大,导致她这一生都是一个悲剧。”现实中的石天琦开朗健谈,一上场就滔滔不绝地跟观众们唠起了磕。

  “其实刚开始接触这个角色的时候,我特别抵触,觉得葛晴太作了。”虽然石天琦最开始并不喜欢这个角色,“我觉得如果想把一个角色演绎好,首先得喜欢上这个角色,并且认为它是合理,所以我写了一篇小作文,把葛晴的童年和她上学期间发生的故事,以及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都写下来了,其实写完之后我就理解她了,并且认为这样是合理的,也开始喜欢她了。”

  剧中石天琦有很多哭戏,这也让她十分痛苦:“集中拍的时候,一天17场戏,15场是哭戏,早晨的时候其实精力比较饱满、旺盛,拍到中午,我已经把泪都哭干了,虽然确实在哭,但就是泪下不来,太难受了。最后整个人拍完戏身心疲惫,都有点萎靡不振了,导演都说我像老了5岁。”

  石天琦曾和李幼斌在《中国地》中有过合作,当时她饰演的儿媳妇叫翠翠,两人的二次合作也是趣味无穷,“拍完《中国地》之后,李幼斌老师生活当中每次见我也喊翠翠,结果拍摄期间,本来我名字叫做葛晴,李幼斌老师经常拍着拍着喊翠翠,导演给他纠正,犯了两次同样的错误之后,他就问导演能不能把葛晴换成葛翠翠,导演说‘不行,葛晴已经拍了五天戏了’。”这次与众多老戏骨的合作,石天琦也在其中学到了不少,“他们表面很硬汉,其实贼逗的,李幼斌老师在剧组里没有什么架子。好多年轻演员没有跟他合作过,不知道他的性格,觉得难接触,他怕别人有顾虑、耽误戏的拍摄,就自己搬个板凳,主动找别人去对戏,这个其实值得我们学习。”



  苇青演绎苦命作”老太 现身说法宽容豁达才能美满幸福

  退休后机缘巧合进入演艺圈的苇青在剧中饰演子蒙姥姥,一个苦命却又非常“作”的老太太。这样极具悲情色彩的人物也是她为数不多的尝试,以前出演的大多是慈祥、善良、坚强的角色,这一次姥姥却是一个“作”到极致的人物。“面对女儿的离世她悲伤不已,但却偏执地认为凶手是女婿,一定要将他置于死地。”谈起这个特别的角色,苇青也发出感叹,“谢天谢地,生活中我不是这样的性格,不然我的老伴,孩子都要遭殃了。”在她看来,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宽容、豁达,只有这样才能使家庭美满、幸福。

  女儿的离世让这位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老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令苇青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法院门口争夺外孙抚养权的那场戏,“一开始是我一个人在法院门口跟记者控诉对判决结果的不满,拍到一半张丰毅老师提议增加一个哭诉对象会更好。”最终呈现的效果令导演非常满意,苇青也表示,“这样帮助我更加入戏,导演喊‘停’的时候,我整个人已经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了。”哭戏是苇青在拍摄中面临最大的困难,她表示自己“很容易陷入角色当中,用全部真心投入到角色上,哭完之后会感到身心疲惫”。但她解释说作为演员不能一直沉浸在某一种情绪里,需要很快地调整自己的状态,随机应变,“不然会影响我接下来的拍摄,所以该哭哭、该笑笑。”

  虽然已年过六旬,但苇青对自己提出比年轻演员更严苛的要求。“只要拿到剧本,我就会把所有与我相关的戏抄一遍,把台词‘收拾’成自己这个年龄段会说的话”她坦言,“任何细节都不容忽视,一定要真诚地把人物之‘魂’演出来才能给观众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反派专业户”栾元晖挑战恐怖冷暴力” 设计高度花镜给自己“加戏”

  虽然今天栾元晖以一身运动服登场,与剧中凶神恶煞的郑天判若两人,但他极具辨识度的脸立刻让台下的观众大声喊出:“白光!”,而这个角色正是之前北京卫视热播剧《我的前半生》中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反派角色,加上再之前《剃刀边缘》中的白冷晨,俨然已成为“反派专业户”的栾元晖此番饰演的郑天可谓更加十恶不赦。“郑天是一个为爱疯狂、着魔的男人,这个角色内心比较阴暗、扭曲,甚至有一点点变态。他属于那种恐怖型的冷暴力。”栾元晖在描述自己的角色时都心有余悸,好奇导演当初选择自己来出演这个角色。“其实生活中的我性格柔软,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栾元晖坦言,“当时其实定妆的时候,导演还觉得我不太符合这个人物,因为剧本对郑天的人设比较极致。为此,我也给自己找个难题,跟导演商量后给这个人物设计了一个高度的花镜,戴在脸上拍一些近景、特写的时候,眼睛可能会有一点扭曲和变形,更符合郑天的气质。”他进一步解释道,“戴上高度的花镜其实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一片白茫茫的感觉,不过为了角色需要,我觉得这些不便都是可以忍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