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电视剧《夺金战》开播上演“夺金”大战

2018-08-09 09:46:07我要投稿

  由海宁原石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武洪武执导,唐曾、端木崇慧、任东霖高峰李乃文领衔主演,周建鹏、刘小小、刘广楠、刘韦伯、黄迪等演员实力加盟的近代革命大戏《夺金战》将于8月13日起登陆北京影视频道首都剧场。该剧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河南灵原县,共产党人赵汉亭(唐曾 饰)在革命信念的驱使下团结土匪一串红(端木崇慧 饰)、国民党人秦武(任东霖 饰)等抗日力量,在危机四伏的灵原联手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在这个过程中收获真挚宝贵的爱情和兄弟情,并最终保住灵原县金矿将金子顺利运出为抗日事业所用的故事。

  惊险刺激、悬念重重的《夺金战》可谓是电视剧版的《国家宝藏》,全剧围绕“黄金”进行,随着盗金、夺金、寻金、献金等迷局展开,将各方势力勾连,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夺金大战。除了正面的多方交火之外,该剧将视角放在抗战的后方,从“小县城”入手,以游击队保护金矿、筹集军备、与日军周旋为主,描绘了一幅英雄儿女的热血夺金图。



  “小格局”构建“大故事” 武洪武 以“以小称大”打造“最接地气”抗战剧

  凭借电视剧《油菜花香》获得第六届电视剧“金牛奖”最佳导演的武洪武,先后创作了《东方卡萨布兰卡》、《聚客镇》、《特警英雄》、《大都市小爱情》等优秀作品,在从演近15年的时间里,武洪武先“演”后“导”,尤其擅长讲述不同时代下“小人物”的奋斗史。而此次在《夺金战》中,武洪武再次将视角锁定“小人物”,通过对小县城中游击队、土匪、国民党等多方势力的展现,讲述了一段小人物团结起来共同抵御外敌、守卫金矿的传奇故事。

  “这部剧绝对不是雷剧,也绝对不是神剧”,武洪武肯定地说。他表示,之所以选择《夺金战》,不仅仅是因为看中了故事中充满豪情壮志的“小人物”,还在于故事叙事视角和叙事空间方面的创新:“它不光是以当年游击队的视角,还有国民党、保安团、土匪,以及其他一些普通百姓的视角来讲这段历史;另一个方面,大多数抗战戏是以战场、战争、战场打斗为主要表现空间,而这个剧增加了对情感空间的设计,包括游击队、国民党军人、保安团等,同时还增加了生活在那个年代的百姓真实生活的描述。”融合了多线视角,拓展了情感空间,《夺金战》还尝试用“以小称大”的叙事结构来凸显故事的真实与接地气。武洪武直言,以小称大的叙事结构会更容易拉近观众,“如果说用太庞大的格局或者地域来展现夺金,观众就会觉得那不是一个夺金之战了,那就是一个大的战役了。”

  在拍摄上,为了提升剧的真实质感,《夺金战》不仅坚持用亲力亲为、拳拳到肉的表演和打斗带给观众真实刺激的感官冲击,在置景上也颇为讲究:“画面对观众情感和年代的带入很重要。一串红的山洞就是我们纯搭建出来的,因为这个山洞得和别的土匪山洞有点区别,这个土匪头子是女的,所以山洞里边就设计一些偏女性的东西,相对来说要做得规整一些。”拍摄时正值寒冬,不仅剧组要辛苦修复、搭建场景,演员们也需要忍受残酷的拍摄环境,“大家都是缩着的,因为是冬天又是在山里,确实特别冷,我们就一遍遍排练,激发大家的热情。”得益于剧组全体人员的严谨态度与倾心付出,《夺金战》最终以强烈的真实感与“接地气”的效果呈现在观众面前。

  唐曾化身热血“护金使者” “静似母马,动似公牛”戏里戏外皆“王者”

  从《知青》中的“大地系暖男”赵天亮,到《拥抱星星的月亮》中的“现代都市经济适用暖男”许冲,再到《娘亲舅大》中的“国民大舅”佟家庚,唐曾塑造过无数鲜活经典的荧幕形象。此次在《夺金战》中,由他饰演的游击队队长赵汉亭足智多谋、英勇善战,“静似母马,动似公牛”是对这个角色最恰当的比喻。唐曾解释说,“赵汉亭做的是一个随时会有伤亡的事情,所以在‘静’的时候,他自己会读《三国演义》,研究战术和用兵;而动起来肯定就要像公牛一样充满血性、勇敢和坚定。”作为一位忠贞的共产党员,为了国家的抗战事业,他需要千方百计地保护好金矿,使其不被敌人所用,“大敌当前,国家需要这笔黄金,他有自己的压力,就是要尽自己的力量,使祖国不能被打趴下。”唐曾直言,正是赵汉亭身上的家国情怀与正派气质深深吸引了自己:“他是一个正派型的热血汉子,为了民族和国家的事业,一切以大局为重,做的都是有利于国家的事情。”

  《夺金战》跳出以往抗战剧以战场为主要叙事空间的模式,情感空间的拓展,让整部剧具有了更多接地气的人情味,比如唐曾与余老板(李乃文 饰)的战友情彰显得淋漓尽致,特别是余老板牺牲后,唐曾的一段独白,让人尤为感叹。赵汉亭与一串红(端木崇慧 饰)互补式的情感关系,以爱情方式为全剧增添了另一条独特的叙述推进主线。一串红率性冲动缺乏稳重远见,赵汉亭冷静沉着却少些儿女情长,两人在一次次的合作中实现了性格的互补,最终走到一起。唐曾对这组关系阐释道:“一串红是莽撞的,她的冲动往往造成不必要的牺牲,而赵汉亭是沉稳有谋略的,这是两个人明显的对比。在合作中两人互相影响,赵汉亭多了份柔情,一串红也变得成熟了。”谋略上的大局视野,战斗中的杀伐果决,情场里的儒雅腼腆,赵汉亭兼具“热血大男人”的睿智坚毅与“羞涩小男人”的似水柔情,就连导演武洪武也称赞,唐曾与赵汉亭高度契合:“唐曾在戏中突破了自己,既表现出了作为游击队长的成熟、稳重和谋略,又在面对一串红这种强势的女人时,把扭扭捏捏和不善表达的劲儿也拿捏得非常好。”

  剧中,在多方角力的抗战时期,赵汉亭用自己的热情与坦诚,团结了以一串红为首的鸡公山土匪和秦武(任东霖 饰)带领的国民党中央军等势力,促成三方共同抗日的局面,彰显了他强大的凝聚力;剧外,唐曾带头活跃片场氛围,闲暇时带大家伙儿组团打“王者”,并借此培养团队精神。“我在的那一队,即便在戏外大家也都习惯叫我队长。那个时候王者荣耀比较流行,没事儿的时候我就组团开战,带着他们感受一下这个游戏。它也考验团队配合,和我们的戏有相通之处,所以对大家之间的磨合与团队意识的提升有帮助。”

  端木崇慧化身“盗亦有道”女土匪 动情演绎“侠之大者 为国为民”

  在《夺金战》中,端木崇慧饰演的土匪头子一串红无疑是剧中最特立独行的存在。敢爱敢恨的性格,直率大气的作风使这个人物既鲜明又立体。在端木崇慧眼中,“盗亦有道”是这个人物最突出的特质,“虽然她是一个土匪,但他从来没有欺负过一个百姓,并且她对兄弟是极重义气的,当有危险时,她一定会站在最前面保护大家。”

  剧中,一串红带领的“鸡公山土匪团”独立于国共两党之外,自成一派,参与“夺金之战”的初衷是为了使兄弟们生活过的更好一点。端木崇慧坦言,初期的一串红并无“民族大义”的概念,在她身上体现更多的是“行侠仗义”式的劫富济贫,“她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也没有什么文化,没有人告诉她民族是什么,那个时代的生活无外乎就是找一口吃的,所以一串红也是,让山寨的兄弟们吃饱穿暖是她心里唯一的大事。”但游击队队长赵汉亭的出现,则为她打开了一个更大的世界,“赵汉亭让一串红知道,原来世界是这样的,原来解决温饱不是唯一的大事,原来一串红的侠义太小了。”端木崇慧如是说。对赵汉亭的爱,使一串红从心里只有一小部分人的“小侠”变成了心怀天下的“大侠”,格局上的提高使这个人物更具魅力。

  对于一串红前后心态上的转变,端木崇慧也在表演上下了一番功夫,直言自己会从气息上来分辨人物的不同状态。“前期,一串红性格张扬,整个人的气都在头顶上,遇到任何问题气息都是特别高昂的;但后期,她整个人就沉静下来了,我再去饰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跟气息都是在下沉的。”她还形象地用不同年龄段人的不同心态举例,“就像我们以前看别人不顺眼,感觉好像撸着袖子就要去打架,但是当你慢慢长大以后,你会说算了吧,这就是一个人成长的表现了。”

  回忆起拍摄片场的故事,端木崇慧讲述了和搭档唐曾的一段趣事,笑言两人的关系是“互坑型”:“唐曾平常喜欢摄影、会在片场拍好看的场景和人物,但是他有一次把我拍的特别丑!我就坚持说他是故意的。”此外,在剧中姐妹情深的一串红和陈英(刘小小 饰),剧外也是因戏结缘成为“闺蜜”,两人甚至会一块“坑”唐曾:“人家都说女孩子不如男孩子好相处,但我们恰恰相反,因为我俩都挺像男孩,会一起追剧。一块对词、看戏然后吃吃喝喝,甚至私下我们是会一块欺负赵汉亭的那种(笑)。”

  除了赵汉亭与一串红“一动一静”式的搭档,秦武(任东霖 饰)与张天佐(高峰 饰)的出现,也让观众能够一窥动荡年代中的暗流涌动。任东霖饰演的秦武是国民党方面的一位守军营长,忠于党国的他坚决反共,因此和赵汉亭展开一系列周旋与抗衡。唐曾坦言“这俩人的关系就像《亮剑》中的李云龙和楚云飞”,但国民党相继暴露出的腐败无能令他倍感失望,满怀着民族大义与救国热情,他与赵汉亭开始合作保护灵原金矿。与秦武不同,高峰饰演的保安团团总张天佐虽然也属国民党,却是个十足的“守财奴”、“伪君子”,这使嫉恶如仇的秦武不齿与其为伍,加之他们因蔡淑媛(黄迪 饰)而产生的私人恩怨,两人之间剑拔弩张、明争暗斗,最终导致了国民党阵营的分崩离析。

  各方势力的搅动,多方势力对黄金的虎视眈眈,危机四伏的灵原,将上演怎样的夺金大战?8月13日起,北京电视台影视频道《夺金战》,每晚18:55分,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