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南方派作家电影的历史使命举办专题研讨

2018-03-21 11:04:05我要投稿

  “世界上本没有路,你去走就是路。”第一届南方派作家电影研讨会日前在苏州福纳影视基地举行,来自江苏、上海和浙江的著名作家、业内专家、高校教授齐聚一堂,围绕南方派作家电影在未来中国电影格局中的地位、中国电影的地域文化特色等议题,展开深入探讨。

  研讨会上,专家们普遍认为,中国已经产生了一批南方电影,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海派电影如《马路天使》《乌鸦与麻雀》,到新中国成立后拍摄的《林家铺子》《早春二月》,再到新时期以来特别是最近这十几年来出现的像《红粉》《色戒》《风声》《万箭穿心》《芳华》等电影,包括王家卫准备拍摄的《繁花》,都具有鲜明的南方风格和特色,电影理论工作者应该对南方电影进行研究总结。

  苏州福纳影视成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和作家苏童王朔、程永新、黄小初以及画家朱新建、阿海等共同发起“南方派”作家电视,先后拍摄了五六百集根据南方作家小说改编的作品,如《老岸》(原著范小青)、《阿Q的故事》(原著鲁迅)、《名优之死》(原著田汉)、《离婚指南》(原著苏童)、《女人为什么哭泣》(原著苏童)、《新乱世佳人》(原著黄蓓佳)、《干部》(原著范小青)、《派克式左轮》(原著黄蓓佳)、《红粉》(原著苏童)、《风月》(原著叶兆言)等,先后二十多次荣获“飞天奖”“金鹰奖” “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 “江苏金凤凰奖”“江苏电视剧奖” “金南方杯优秀电视剧奖”等国家级、省级大奖,屡创收视奇迹。

  苏州福纳影视导演范小天说,他与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多次探讨南方派作家电影的创作。任仲伦先生提到,著名导演李安认为,美国的电影有南北之分,中国南方,尤其吴越文化,非常有特点,有意思,可以考虑发展南方电影。

  会上,专家学者还对根据苏童小说改编的剧本《纸骑兵》进行了热烈探讨。

  观点集萃

  “拍可以看第二遍的电影”

  ——什么是南方派作家电影?

  范小天(苏州福纳导演):南方派作家电影是一个宽泛的开放的概念,既指地域上的南方作家的作品改编的电影,也指一些具有南方精神的、原创的作品。它不是一个单纯的地域概念,既面向南方,也欢迎北方的精英加入,共同打造大悲悯的好作品。

  黄小初(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社长):南方派作家电影的“南方”概念,并不是一个地理名词,而是一种精神气质、审美概念。我们要强调南方这个概念,那首先就要廓清哪些东西不属于南方或者是“非南方”的。知道了“北”是什么,我们想要的“南”也就呼之欲出了。

  王尧(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讲南方电影要重新定义南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我们要讲的南方是什么要想清楚,提出一个扎实的美学原则是必要的。简单说,我希望是:新的美学原则和精神故乡在“南方电影’中生长。

  叶弥(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南方意味着什么?是拍别人想象中的南方的电影还是小的文化概念上的南方?我觉得南方是有一个具体的地域上的东西,我认为首先把南方就确定在苏州这一块,扩散到吴越地区。“江南,翻开沃土,有水,有电影”。

  麦家(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电影的地域属性不是那么强,南方派作家电影似乎更适合叫“超南方电影”,既保留南方电影的概念,又扩大了南方电影的外延。

  金宇澄(作家):南方电影的概念到底是怎样的,比较复杂,最好用作品说话。我觉得苏童的《红粉》是南方电影,题材叙事都是南方味道,叶弥前些年发在《收获》的《小男人》可拍一种南方电影,南方电影是不是注重细节的复杂度?现在还是一个不怎么清楚的口号,需要有一系列明确的特征,需要有一些电影出来,才能提吧。

  苏童(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北方文明关注的是旷野、土地、草原、荒漠、大江大路,而南方就是曲径通幽,“曲径”很重要,“幽”也很重要。南方派作家电影就是创造“曲径通幽”的好电影。

  周安华(南京大学亚洲影视与传媒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希望南方派作家电影能赋予更多的前瞻性,在和世界的对话中,传达一种内敛的、有内涵的、尊重游戏规则的、体面的东西,将南方派作家电影做大、做出规模、做出味道。

  程永新(《收获》杂志主编):南方派作家电影,简单说就一句话:拍可以看第二遍的电影。因为现在有很多电影,连第一遍都看不下去。

  体现“时间的重量,空间的情商”

  ——南方派作家电影如何继续探索,面向中国走向世界?

  徐春萍(上影集团副总裁):2003年中国电影全年的票房总量是10亿元,2018年2月份单月票房突破100亿元,单月票房是2003年全年票房的十倍。从票房来看,目前中国电影市场非常繁荣和热闹。但另一方面,在质量上,中国电影的整体水平还有很大上升空间,更缺少能真正流传的好电影。中国电影需要“补钙”,需要为电影的艺术品质“补钙”。好的小说关注人的故事,好的电影同样如此。中国电影要往前发展,一定要借助文学、小说的力量,从核心竞争力上提高品味、品质。上影很看好南方派作家电影,是希望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拍好的作品。

  范志忠(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副院长、教授):随着银幕数增加,要求更多观众走进电影院,观众的需求是多样的,这就为不同风格电影的兴盛提供了可能。南方派作家电影是生逢其时,也是中国电影转型升级的重要标志——中国电影的产业化开始有一种自觉的流派意识。浙江大学将把南方派作家电影列为重点工程进行研究。

  汪天云(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原上影集团副总裁):南方派作家电影不是一个简单的地域概念,它是一种人文精神和文化风格,它细腻温暖潮湿。提出这一概念,不是把中国“撕裂”,它实际上是把中国发展过程中的各种元素,最大限度地优化和提升。要从宏观角度为南方派作家电影布局,即从影视制作、教育、研究和产业四个方面构成南方电影的“四梁”,打通长江一线、华东一片,联合港澳台,慢慢立体化,面向中国,走向世界,体现“时间的重量,空间的情商”。

  范小天:电影发展到今天,一部分人进入了商业电影躁动后的沉浸状态,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观影需求多元化,期待看到更多有思想、有表达、有内涵、有嚼头的电影。作为创作者,在创作好看的故事的同时,打破创作与接受疏离的状态,搭住当下老百姓的脉,反映他们的生命和生存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