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王梓宁被淘汰《快男》罗志祥遭遇滑铁卢

2017-07-08 13:49:00我要投稿

  7月7日晚,《快男》团战第二场落幕。上周的失利,令李健觉醒逆袭,整队率先晋级,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自信满满的罗志祥耍心机、玩潜伏,却在排兵布阵上出现失误。王梓宁、魏巡、王广允选曲失败排练时状况百出,唱功并不出色的杨梓鑫被安排单兵作战……换来的是罗志祥战队遭遇滑铁卢成绩接连垫底,最终直接导致了王梓宁的淘汰。当几乎整队选手都站在淘汰边缘的那一刻,罗志祥慌了,“我没想到,这种命运这么快就降临在了我身上。”同时小猪也开始反思,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与此同时,选手们的成长和改变也带给了观众不小的惊喜,赵英博唱歌越来越稳,养鸡也开始尝试起了慢歌。

  罗志祥缘何遭遇滑铁卢?太自信!

  首场团战的激烈与残酷,彻底惊醒了悠闲散漫的李健。第二场团战之前,李健每天都早早地与队员们会合,选歌练歌、商讨战术、聊天解压。上周对李健意见颇大的洪雨雷感触最深:“李健老师比之前好太多了,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七大姑八大姨一样,每天都说个不停,教我们唱歌技巧、人生道理等等。”与此同时,陈粒战队也正围坐在一起,认真讨论、积极备战。对自己的“唱跳战队”信心满满的罗志祥却在四处打探军情,意欲寻找捷径赢得更快、更稳一些。本来打算和陈粒战队结盟“将李健战队搞垮”,不料却被陈粒推出门来,“小猪就像个江湖骗子!”明的不行来暗的,罗志祥又找来帽子、口罩化妆成了“摄像师”潜伏进了陈粒战队,继续刺探情报。

  而在罗志祥信心满满的背后,“猪猪战队”的备战情况并不理想。王梓宁、魏巡、王广允准备以唱跳形式全新演绎《刀剑如梦》,但在排练时状况百出,罗志祥看得摇头皱眉却并未作出任何改变或提升举措;唱功平平的杨梓鑫被安排以一首慢歌《小幸运》单兵出战,只因为罗志祥自信地自以为,“这首歌很讨女孩子欢心,分数一定会很高!”不曾想,两组队员上场后成绩接连垫底,后来凭借着养鸡救场,才避免了全队待定的尴尬。在面临必须亲自选出一名队员淘汰的那一刻,神采飞扬的罗志祥笑容开始变得僵硬,眼眶也开始泛红,“我没想到,这种命运这么快就降临到了我身上。”彼时彼景,小猪已无心再用任何综艺效果来掩饰自己的复杂情绪和极度失落,画面中的这位“亚洲舞王”竟给了人几分迟暮感。

  笔者评析:毋庸置疑,过于自信,是罗志祥遭遇滑铁卢的重要原因之一,忙于耍心机、玩潜伏却疏于备战,也不过是导致其战队失利的小插曲。问题的本质在于,“罗氏舞曲”对于如今的华语乐坛而言是怎样一种存在?这位曾经风光无限的“亚洲舞王”,还是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偶像吗?在罗志祥战队有位叫王广允的选手,是小猪的超级迷弟,唱歌的曲风、表演的台风几乎都在一路模仿罗志祥。小猪也曾多次表态:“这个世界已经有一个罗志祥了,不需要再有第二个罗志祥。王广允,必须做出改变,做自己。”听了王梓宁、魏巡、王广允的《刀剑如梦》,对音乐向来严肃的李健忍不住吐槽,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适合拿来玩唱跳,这首歌的内容根本不适合唱跳这种形式。经过一番认真反思,罗志祥心中或许已经有了答案,需要改变的不仅仅是王广允,还有他自己。

  你永远猜不透挑食少女的心!但金曲和选手才是重点

  在团战淘汰赛阶段,挑食少女团的地位举足轻重。为了给自己的选手拉票,召唤师也都在极力地讨好挑食少女团。在挑食少女团面前,一向高冷的李健也卖起萌来,“大家下午好,我是李健,今天我为大家演唱一首……逗你们玩的,上面音响不够好,我下来陪你们一起看。”看见自己的队员洪雨雷紧张到颤抖,李健又赶忙跳出来打圆场,“他的紧张是因为羞涩,他不敢看你们,因为你们都长得太好看了!”在特地为杨梓鑫选了一首少女之歌《小幸运》后,罗志祥还亲自上场当起了场工,精心布置了很多气球,“这么浪漫的歌,这么浪漫的舞台,一定能打动女孩子的心。”在成绩垫底后,罗志祥忍不住仰天长叹,“永远都猜不透挑食少女的心!”

  对于一档音乐选秀节目而言,好听的金曲、高水准的选手才是重点。团战第二场,带给了观众不少新的惊喜。有着“王菲嗓”的尹毓恪放大招唱了一首王菲的《脸》,成为了当晚当之无愧的“金曲之王”,李健称其发挥得淋漓尽致,并表示在这个年龄唱到这个水平真的非常出众了;罗志祥更是一脸膜拜,“尹毓恪真的让我很惊艳,很厉害,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另外,贾昱的一首原创《梦的阳光》也堪称是首高水准金曲,动听、励志,得到了三位召唤师的一致好评。人气选手养鸡和赵英博的各自改变与成长也令观众欣喜不已,养鸡首度从快歌切换到了慢歌,表现同样惊艳,更是靠着这首慢歌成功为罗志祥战队扳回一局。从最初的怕唱歌、不愿唱歌到懂得负责、有担当,再到如今用心演绎起难度不小的《克卜勒》,赵英博的成长有目共睹。陈粒赞赏表示,赵英博的声线其实很好听的,相信他一定能在台上唱出更动听的歌。

  笔者评析:《快男》进入到团战淘汰赛阶段,挑食少女团可以说掌握着一定的生杀大权。挑食少女团在很大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大众对偶像的审美,她们是这个互联网时代女性为王的典型代表群体。平心而论,她们真的是很严肃认真地来选“老公”的。在这一阶段,无论是在选手选歌、现场拉票环节,都要拒绝高冷、讨好挑食少女团,并想尽办法迎合少女们的喜好和口味。在上周吃了“高冷”的大亏后,李健积极做出改变,选歌上《齐天大圣》、《遇见》、《Poker Face》,还现场放下偶像包袱直夸少女们好看,收效很是明显。另外,今年《快男》将内容核心精准放在了“金曲”和“选手”上,实在是明智之举。

  你说我就听!这么乖的节目组太可爱

  今年最乖的节目组,非《快乐男声》莫属。在棚唱大淘杀阶段,因被观众吐槽“不能好好听歌”,随后,《快男》节目组便官方发布了道歉声明,并仅用一天时间就推翻了节目原有架构进行重新剪辑。可以说,从今年《快男》开播到现在,节目组对每位观众的意见都极为珍视。每期节目开头,节目组还会特别制作观众留言特辑,无论好的坏的都如实呈现。在刚刚结束的团战第二场,针对观众尤为关注的“赵晔抄袭”、“陈玮镔模仿华晨宇”话题,都安排当事人进行了回应。

  在首场团战结束后,赵晔因一首作品《神经的拆弹专家》遭到了众多华晨宇粉丝的声讨称其“抄袭”。赵晔回应:“做了这么多年音乐,最后被挂上抄袭,让我有点接受不了。我会用行动大家证明,我不是一个随随便便说自己做音乐的人。 ”李健也力挺,“他的天赋、水平在那里,比如这次改编《Poker Face》,我提议他加另一首歌进去,他心里有数,不用说就知道放在哪里,改编其实挺难的,我觉得他很棒。”陈玮镔挑战华晨宇经典改编作品《齐天大圣》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网友纷纷吐槽他一直都在模仿华晨宇。陈玮镔回应称:“我其实知道唱了这首歌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为了保住我们的,没关系。我喜欢一个偶像,难免在很多地方会跟他相像,但我不是他,我就是我,我有自己的作品,自己的风格。不去管别人怎么说我,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李健表态,任何一个艺人在出道期间饱受非议都很正常的,我早年是模仿谭咏麟,但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 如果你想不模仿,完全有意识去掉的话,那也很容易。

  笔者评析:不单单是《快乐男声》节目组,似乎整个芒果团队都有令其他电视节目团队羡慕的“特异功能”:清楚明白的了解年轻观众看什么,特别擅长与用电视语言与观众进行沟通。今年《快男》无论是大方向的定位还是细节上的制作,都在走一条“反套路”道路,画面语言不拘泥于任何形式且不断在打破传统画风,令观众感觉新鲜又好玩,亲切且接地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