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孤芳不自赏》水军讨债 网暴如何监管

2017-02-21 10:07:51我要投稿

  

 

  昨日,早已播出完毕的古装巨制《孤芳不自赏》,因陷入“水军讨债门”而再引争议。该剧官方微博下突现大批“僵尸号”齐刷“讨债”评论,疑似指该剧在播出期间,剧方曾雇佣水军在豆瓣等平台为《孤芳不自赏》刷好评,而在交易完成后却未支付水军相应费用,由此引发水军在该剧官方微博下齐刷“讨债”之评。当媒体就此时联系该剧出品方相关负责人之时,该剧出品方也正因官博下的评论而一头雾水。

  

 

  《孤芳不自赏》频繁被黑 实属行业恶性竞争

  改编自风弄同名帝后小说的古装巨制《孤芳不自赏》,由华策克顿传媒、派乐影视传媒、乐视视频、花花草草工作室联合出品,由鞠觉亮执导,钟汉良杨颖甘婷婷孙艺洲于波、麦迪娜等联袂主演。该剧自播出以来便一直话题争议不断,经剧方正面回应,以及该剧以其本身在道具服装、打戏及故事情节等上的匠心制作让剧迷为之臣服后,争议才有了“以作品说话”见真相后的平息。然而,如今《孤芳不自赏》早已在众多剧迷的连连称赞之中完美收官,却再因“水军讨债门”而在昨日引起热议。

  在《孤芳不自赏》的官方微博下齐刷“讨债”之评的众多水军,可谓众志成城般发起水军一贯惯用的规模式运动,在同一时间里齐刷一模一样的评论。其中尤为值得一提的,莫过于水军表示《孤芳不自赏》剧方请其在豆瓣平台刷好评一事。据了解,《孤芳不自赏》在豆瓣上的评分为3.6,总评价人数为41295人,其中5星评论占10%,1星评价占68%,其余评价则占22%。此数据让人不得不产生疑问,该剧难道傻到请了一大批水军来黑自己的剧?结合之前《新京报》对该剧总编剧张永琛、总导演鞠觉亮以及制片人赵建瓴的专访中大谈《孤芳不自赏》幕后制作秘笈可知,该剧不但服装超4000件,道具细节讲究十分到位,而且为拍出一场精彩打戏也花费两小时。剧方在幕后制作上为力追精良就如此大手笔,若是要买水军刷好评,豆瓣平台评分不该是此番惨况!就水军称该剧花钱让其在豆瓣平台刷好评一说,不得不让人质疑。

  

 

  水军大肆发展引网络暴力 该强加监管

  提及豆瓣平台评分一事,在《孤芳不自赏》3.6评分引起众人关注之时,更有人称此为《孤芳不自赏》故意刷低分而做事件营销。然而,据可靠消息及该剧收视点击双线飘红的大量数据表明,此次低分走向实属为行业上的恶性竞争。随着网络水军的大肆发展,在影视行业中常见借助豆瓣平台的评分制度做恶意刷低分数之事,实际上评分呈现与该剧火热程度成反比的又何止《孤芳不自赏》一剧,其中人称“一追就停不下来”的《守护丽人》一剧仅有5.1分,去年大热引得人人追剧的《老九门》一剧仅有5.6分,也曾引起豆瓣平台有关“一星及五星到底谁是水军”评分骂战的《青云志》一剧仅有5.4分,而《放弃我,抓紧我》也仅有4.5分,当年大热的《宫锁珠帘》也仅有4.2分……众多备受观众好评和追捧的剧,在豆瓣平台上的评分却多是低分走向,不得不让人认为这低分的严重失实。

  为何如今的豆瓣平台难见客观评分,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都在于影视行业恶意竞争中,别有用心之人借用水军之手引起网络混战。昨日《孤芳不自赏》官方微博下的“讨债”评论,其中用户多为火星文ID,而评论多为复制粘贴式的一致,由此可见买水军的有心之人并非《孤芳不自赏》剧方而另有他人!毕竟,谁又会引火自焚,傻到买水军不舍花钱而引得水军调转枪头来黑自己呢?此次的《孤芳不自赏》在播出结束后的“水军讨债门”,可谓细思极恐,让观众领略到了水军大肆发展背后利益共赢中所造就行业内恶意竞争的丑陋一面。不得不说,相关部门继续健全网络规范,严谨毫无真凭实据的网络传播,严谨脏话和对他人侮辱性的人身攻击。

  古装巨制《孤芳不自赏》也不知得罪了何人,一路走来频频被黑,可谓实属不易!实际上,支持包括该剧在内的多部曾遭遇行业内恶意竞争网络暴力的剧方,走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在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中对网络水军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明确的规定,其中明确“网络诽谤”犯罪标准诽谤信息被转发达500次可判刑;网络诽谤“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可公诉;网上散布谣言起哄闹事可追究寻衅滋事罪;发布真实信息勒索他人也可认定敲诈勒索罪;违反规定有偿“删帖”“发帖”可认定非法经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