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王童语:唱《丫头》的老男孩回来了

2017-01-04 14:34:03我要投稿

  2016末最后一个月,雾霾钻进了每个人的生活,我们都赶在年底忙着为今年的工作做着各种“总结”,日子一天天过去,一切都像是一个Loop,没有波澜,如常。

  在苹果社区的JOY LIVE里,音乐人王童语全新专辑《希望对于我来说》LIVE SHOW正在举行,已经被圈内人尊称“童语老师”多年的王童语,抱着吉他,眼神温和的唱着他新专辑里的每一首歌曲,这不是一个大型演唱会的现场,更像是一次久违了的老友聚会,台下有闻讯而来的歌迷,认真的聆听他每一次的演唱,有时会悄悄耳语:“他变了哦?”、“他没有变啊。”两个歌迷小声的争执着,我坐在后排,会心一笑。此时这个“世界”仿佛与外面的雾霾隔绝,音乐人在台上唱着平静而“适度”的音乐,没有过分的激昂,却有那种“过来人”的淡定与智慧,这就是一个“变了,也没有变”的王童语。

  台前?幕后?是制作人也是歌手

  在王童语漂亮的履历上,记载着中国流行音乐最辉煌时期的那些耀眼的名字,费翔田震孙悦、解晓东、谢雨欣陈慧琳…等等..才二十出头的王童语开始为当红歌手创作、制作歌曲,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音乐制作人,像是被命运选择一般,王童语“迷迷糊糊”就走出了一条“黄金幕后”的道路。但其实,早在1996年,王童语便发行过自己的第一张专辑《雪天》,那时候校园民谣盛行,带有民谣色彩的《雪天》推出后大受欢迎,仿佛是这样一次不同的尝试,让王童语意识到,除了写歌、制作,自己更渴望成为一名“身在其中”的表演者。

  那时,年纪轻轻的王童语还没有像现在一样被尊为前辈,更多时候他像一个初尝成功喜悦的毛头小子,对突然打开的“世界”跃跃欲试、充满好奇,用他自己的话说,才二十几岁,被所有人捧着,难免会膨胀,觉得真实的自己就应该像人们口中说的“王童语”一样,有才华、不出错、行业标准……谁知道这些话会在日后的几年里变成压着自己喘不过气的“夸奖”。压力从来都不是外界给的,只是那时候的经历与胸怀还承载和释怀不了这些,王童语说。

  于是,他离开了,关于他的“离开”,网上有着各种传闻,我们不想一一追溯了,那毕竟是过去,只是这一走就是十年,到了2006年,王童语发行了第二张专辑《回了又去,去了又回》,这个充满意味的名字一定是他那时最深刻的体会与心情,他以歌手的身份回归了,他找到了自己。在这张专辑里,有一首歌,叫做《丫头》。

  音乐版图的“地标”——《丫头》

  一个月前,王童语应朋友的邀请现身某直播现场,对于这种90后、00后的新媒体互动方式,他有一点担心,对着镜头说什么?会有人互动么?会尴尬么?王童语提出了一连串的疑问,朋友打着保票告诉他,他的《丫头》在各种直播平台很受欢迎,他应该适应“新媒体时代”,多露面儿,带着对自己的疑惑,王童语坐到的镜头前。后来…据说那次直播在线的人超过了180万,超过了同时段平日在线人数十几倍。在偶然间谈起这件事儿的时候,笔者突然想起去年在岛国旅行时,同行的朋友说她最近老给自己女儿唱一首歌叫做《丫头》,笔者那时还挺惊讶,怎么还有人记得这首十年前的歌曲,直到再次提起这首《丫头》,笔者才真正意识到这首歌曲究竟有着多大的影响力。

  本着一颗深度八卦的心,笔者很想问这首歌曲创作之初的故事,思索良久还是咽下去了,本来,一首作品所呈现出的样子,在每个人心里都不一样,甚至在同一个人心里,十年前和十年后也有着不同的样子。不管怎么说,《丫头》这首歌曲让更多的人记住了王童语,到了2016年,筹备全新专辑的时候,王童语便决定把这首“里程碑”似的歌曲重新演绎,一半是因为太多歌迷期待着这首歌曲的重绎,一半又是因为,王童语有了自己的“丫头”。

  中年男人的“软肋”

  有人说,一个男人如果不经历婚姻、不成为父亲,他永远不会长大,在王童语身上,这句话结结实实的被百分百验证,从不羁少年到他自嘲自己为“大叔”,时不常把女儿的名字挂在嘴边,笔者看到了一个“背着甜蜜负担”的王童语,一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宠溺女儿的父亲。王童语说:“过去的我真挺不着调挺不靠谱的,有了女儿以后,我觉得自己从一个很不成熟的状态变成了一个相对成熟稳重的状态,这是我十年来最本质的一个改变,这些我的合作伙伴都可以看到,我想大家都愿意和一个成熟稳重的人一起来工作吧”。

  当一颗坚硬的灵魂有了“软肋”,外星人都无法阻止他那颗被唤醒的心,1996年的《雪天》、2006年的《回了又去,去了又回》,2016年的《希望对于我来说》,十年又十年,王童语把生活变成了音符,把“软肋”幸福的暴漏了出来,他说:“女儿的出生改变了我的人生态度,在这方面我所受到的影响应该在这次的新专辑里写给女儿的三部曲中有一个集中地体现,第一首是女儿出生的时候我写的《小胖妞》,第二首是《噼里啪啦砰》,这是相对欢快的一首民谣作品,可以舞蹈起来的一个作品,第三首就是我这张唱片同名的《希望对于我来说》,这三首歌都能集中体现我作为父亲的身份,我的生活态度的改变”。

  2017来了,每个人不同的幸福悄然而至,在那场《希望对于我来说》的LIVE SHOW里,音乐人王童语平静的唱着他这些年铭心刻骨的经历,“爸比王”唱着自己对女儿的爱,两个歌迷在争论“他变了啊”、“他没变啊”……

  在音乐里,一切不重要了,因为,那个唱着《丫头》的老男孩回来了。

  【王童语访问手记】

  记者:童语老师这次首唱会的主题和演唱曲目是?

  童语:叫做“王童语2016专辑作品首唱会——《希望对于我来说》”。首唱会上演唱的曲目包括,《希望对于我来说》,《戏如人生》,《难兄难弟》,《感谢苦难》,重新编曲后的《丫头》等。这个首唱会其实不是一个正式的发布会,只是一个小范围的分享会,邀请了和自己关系比较近的朋友,比如说一些乐手,还有像川子这样的民谣唱作人,他们都有来,因为这张唱片里我会有一首作品是和川子一起来完成的。

  记者:这次即将发表的新专辑是您的第三张专辑,给我们介绍一下这张专辑的创作初衷吧。

  童语:我的第一张专辑《雪天》是96年发行的,那张专辑也充满了校园民谣的色彩,主打歌《雪天》在当年也拥有很大的影响力。隔了10年到2006年发行了第二张专辑《回了又去,去了又回》,主打歌《丫头》是流行指数相对比较高的作品,也通过这首作品让更多人认识了王童语,在近一年的时间里通过互联网的传播,《丫头》这首歌被越来越多人的人听到和喜欢,所以在今年,又过了一个10年,发行第三张专辑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在06到16这10年间发生了特别多的事情,我自己人到中年,我的工作合作伙伴们也一起经过了很多的挫折和困难,到现在我觉得大家都有了一个比较好的磨合,对以后的工作也都有一个共识,是个比较有意义的仪式性的纪念。第三个原因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成为了一个父亲,5年前我有了自己的女儿,我的女儿对我的影响和改变是非常非常巨大的,所以在这张唱片里有我为女儿写的三首歌,结合在一起,是一个三部曲,从他出生到2岁再到5岁,总共写了3首作品,其中《希望对于我来说》是最后一部,去年完成的,也就是在女儿5岁时候创作的,女儿对我的影响用简单的几个字来概括就是让我变得更温暖了。这张唱片的音乐相对于06年的那张,都会更积极,更从容,更平和,所以我的创作初衷就是想在这个时期让更多喜欢王童语音乐的朋友重新认识王童语。

  记者:我们知道《丫头》这首歌曲很受欢迎,这首歌有什么样的创作初衷呢?

  童语:丫头这首歌是收录在06年《回了又去,去了又回》那张作品集里面的,没想到它是迄今为止可能我所有作品里流传率最高的,我这20年间从业时间里面创作的作品真的特别多,但是我觉得真正能做到流行,让更多人去听去唱的,《丫头》可能是唯一的一首,也让我在新的唱片和以后创作的方向上会去考虑,什么样的歌才能让更多人去喜欢,也就是更接地气,这可能是我在未来创作的时候更多的会去考虑的一些因素。其实这首歌就是一个人想对自己心爱的人说的一些情话,不用把他局限于我想对某个人说的情话就对了,因为对于一个职业创作者,他写出来的歌不见得一定是他个体的一个陈述或者表达,成功的创作是代替了更多的群体去发言,我觉得丫头这首歌就是我代表所有的陷在爱情里的人,他们想对心爱的人要说的情话。

  记者:我们知道,这些年您除了自己的作品也参与了非常多的影视音乐创作、制作,并且合作过非常多的知名导演,幕后与台前肯定是不一样的感觉吧?

  童语:这10年的生活相对来说还是挺平稳的,因为我的团队一直从事一个基础的工作,每年在做大量的影视剧的配乐,这让我觉得要值得提一提的是我在这几年里一直特别想合作的导演,我一直特别喜欢他们的作品,我在这10年里也有幸合作到了,我的音乐也得到他们认可,比如说郑晓龙导演,他的《金婚》,《风雨行》,比如说曹保平导演,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他的电影,我觉得他是非常有个性的导演艺术家,非常有想法的一个导演,在去年合作了他的新片《追凶者也》,还有一直合作了很多年的王坪导演,这几年他的几部电影都是我帮他做的配乐。也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肯定,也拿到了一些电影节的奖项,也是我特别开心的事情,也就是说这十年我更多的是在做电影电视剧的配乐工作,自己在台前的工作基本没有,所以这次我会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用在这张新专辑里面,在明年会多增加一些台前的工作,会和我的乐队一起真正在舞台上为喜欢我音乐的人歌唱。

  记者:您十年前的创作风格和现在的风格有什么不同呢?

  童语:十年前从形式上划分更多的是偏英式的民谣摇滚的一个风格,我自己本身也比较喜欢英国的一些乐队的作品,10年前的那张专辑更多的感觉会接近那个,近期的这张会更朴实,会返璞归真,会更多的偏民谣,在民谣这种风格上会做的更加彻底,更简单,但是更温暖。

  记者:作为音乐前辈,我们也替现在正在从事音乐行业的年轻音乐人向您讨教经验,分享一些创作的经验给我们吧。

  童语:在创作这个领域之内没有谁特别高特别低,每个人创作都有自己的方式,每个人在创作上从技术技巧上来说,都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我指的是音乐上的,在和声上,音乐上,文字上的解决方式,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我可以和更多的业内人士分享的创作体验就是,作品流传度的大小,是衡量一首作品是否成功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我觉得我过去可能不太关注这个,但是在我将来的创作里我会更多的去考虑这个因素,我也希望我的同行们可以更多的去考虑这个因素,现在我听到一些特别新的作品,我听到很多都是形式大于内容,我们常常回去说这个音乐会是什么形式,比如说摇滚,节奏布鲁斯,电子,我觉得再怎么包装,我觉得如果他的内在是空的,那他也不会是一首好的作品,所以我觉得现在做音乐的人不要更多的去纠结形式,而忽略掉了真正一首好的作品旋律与准确的文字是非常重要的瓤,要把更多的经历放在魂上,不要为了去展现所谓的包装和时尚元素而去忽略了他最本质的东西。

  记者:对于一直以来支持你的歌迷最想说的话是什么?

  童语:我这张唱片里有两首作品的名字,我用它来表达我最想说的一段话,就是我这张专辑里主打的两首歌,一首是同名的《希望对于我来说》,我觉得希望对我我来说是什么呢?写给女儿的时候,希望对于我来说就是想分享你所有的事,那把它延展开,就是我对所有我的朋友,亲人,爱人和所有喜欢我音乐的朋友想说,我们一起成长,在这个过程里大家彼此分享所有的事情,不管是快乐,悲伤,我们一起分享。另一个就是《感谢苦难》,也是我特别想说的,因为我已经过了45周岁了,我觉得我经历了好多坎坷,现在回过头去看,我该感谢它,因为坎坷真是我的财富,在那些挫折伤痛里我重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感悟到了很多的道理,感受到了哪些是真正应该和我在一起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分清了有哪些事情是真正值得投入精力去做的,哪些是浪费自己时间的,应该少做的,所以我觉得苦难对于一个人的成长特别有帮助,也是我这张唱片想表达的,我最想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