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我在故宫修文物》公映 尽展大国匠心

2016-12-16 13:10:41我要投稿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今日(12月16日)正式在全国公映,影片通过文物修复的历史源流、“庙堂”与“江湖”的互动,近距离展示了稀世珍宝的“复活”技术、文物修复师的朴素日常与“择一事终一生”的修身哲学,呈现“文物医生”的精湛技艺和他们代代相承的匠人精神。在此前的十二城路演点映场中,上座率居高不下,不论是普通观众、专业影评人,还是媒体记者,纷纷给出“远远超出预期”的超高赞誉。影评人桃桃淘电影更发文力赞“这部豆瓣9.4分的现象级纪录片,变成电影仍然很好看!”

  昨日,导演萧寒也在微博上发布文章为电影发声,期盼更多观众走进电影院。文章一发,立刻得到了管虎导演、刘杰导演、高群书导演、著名影评人毒舌电影及桃桃淘电影等的转发力挺。毒舌电影甚至表达,“在这样优秀的纪录片面前,扯票房不如扯淡,对匠人精神的宣传不该遇冷!”

  看点一:“网红”纪录片口碑延续,桃桃惊赞“电影版依然很好看”

  2016 年2 月,三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在B 站上一炮而红,点击率超百万,弹幕超过200万条,豆瓣评分高达9.4 分,评分超越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9.3 分),以及年度好剧《琅琊榜》(9.2 分),成为纪录片“网红”,不少观众因为它而改变了对纪录片的刻板印象,纷纷力赞其为“最好看的纪录片,没有之一”。

  自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第一场点映以来,口碑迅速扩散。故宫里王津、史连仓、屈峰等文物修复师傅一个个都成了网络红人,十二城路演中频现迷妹为师傅们进行绘画创作表达喜爱之情。而对电影本质要求一向严苛的影评人“桃桃”也鲜见发文,称“这部豆瓣9.4分的现象级纪录片,变成电影仍然很好看啊!”

  看点二:年度最静心电影,治愈尘世浮躁人心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并非原本剧集的浓缩版,耗时四个月全新拍摄,剪辑时间更长达7个月。最终成型的83分钟版本中,悠扬的背景音乐勾连画面的起承转合,交代了修复师们的日常工作及生活状态。其中一大亮点是旁白的消失,萧寒认为,“旁白退一步,可以让观众更近距离的接近和感受”。电影的摄影师李为则表示电影中推门的声音、雷电交加的声音、钟表的声音,还有每位修复师傅的面容等细节都几经斟酌取舍,值得细细品味,可以带给观众久违的平静与真实。

  无独有偶,十二城路演以来,观众也纷纷赞叹影片独特的静心效果,表示看电影的一个半小时里感到了久违的平静和轻松。“对于长期忙忙碌碌我们而言,这是一次在电影院里面的修行,就像进入了梦境,进入了修复师们的生活里,看着师傅们用时间来缂丝,用静气修缮文物,内心也不知不觉静了下来”、“影片让疲于奔命的心学会慢下来,待得住。每一个与文物交谈的当下,更深的认识世界,认识自己,不枉世间走一遭。”

  看点三:故宫气质孕育独特工匠精神,择一事终一生不虚妄

  电影版保留了故宫文化的气质和“工匠精神”的内核,影片开头,文物修复师的一句‘不能烦’将修复师们一生的坚持简而化之,被世人推崇的匠人精神也得以淋漓展现。影片中,晨起日落,开门关门,师傅口传心授,徒弟潜心修为,文物修缮的过程既是一代代故宫人技艺的传递,更是生生世世匠心的积累和传承。

  导演萧寒曾在访谈中表示,希望电影给观众更多的空间,让他们能够用心去感受,直接和故宫修复师们发生化学反应。对于观众来说,这部影片是充满情感的散文,蕴藏在技能背后的还有更深层次的精神内涵,更有不少网友留言感叹“看了电影后感觉‘匠心’并没有那么远,当普通人邂逅专注,择一事也可以过好这一生”,“电影以群像的方式展现了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也提供了这个时代缺失的精神,使每个人都心向往之”。

  看点四:潜心打磨!黄金班底助力大银幕热映

  电影从2016年夏天驻组故宫,四个月的时间里面累计拍摄了超过100个小时的素材,剪辑时间更长达7个月,从主创们最喜欢的3个小时剪辑版本到如今不到90分钟的成片,相比于以往纪录片惯常的严肃严谨呈现模式,《我在故宫修文物》在秉持真实自然的纪录片原则的前提下,通过独特的视角和轻松的画风,记录了一墙之内修复师傅们的别样人生。萧寒导演称,“电影要通过电影语言叙事,它和剧集版属性截然不同。”

  电影版中不少新创作者因为对电影价值观的认同而加入,侯孝贤御用剪辑师廖庆松担任剪辑指导;姚谦剧集版“路转粉”后主动联系导演,“竞聘”担任音乐指导并为电影主题曲作词,还推荐歌手陈粒作曲并演唱主题曲;著名盲人钢琴师黄裕翔任钢琴演奏;著名海报设计师阿海更是在6张“国之匠心”的电影海报设计中表达了“粉丝”的诚挚问候。黄金班底保驾护航,使这部纪录片能够以全新气质和优质品质走上大银幕。

  看点五:贺岁档上映,看完“长城”看“故宫”

  大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12 月16 日国内上映,同档期上映的还有张艺谋导演的《长城》。与《长城》明星云集的阵容、大制作相比,《我在故宫修文物》则朴素了许多。同为“燃”向电影,特效巨制的大片《长城》满足视觉刺激,是一种“外燃”,《我在故宫修文物》则是一次心灵的旅途,达到“内燃”的效果,余味悠长。

  导演萧寒的上部纪录片作品《喜马拉雅天梯》曾创下超过1300 万票房佳绩;今年上映的纪录片《我们诞生在中国》以超过6000 万的票房打破国产纪录片票房纪录。从市场的角度看,观众对于优质纪录片的接受度越来越大,这也是《我在故宫修文物》大电影被看好的保障。

  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由杭州潜影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及故宫博物院出品,猫眼、B站、微鲸、广州弘图光合联合出品,清华大学清影工作室联合制作,侯孝贤御用剪辑师廖庆松作为剪辑指导,著名音乐人姚谦、音乐制作人刘胡轶、歌手陈粒、音乐家黄裕翔参与电影音乐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