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尹铸胜再轰小鲜肉“演戏不是靠脸的“

2016-11-17 16:39:07我要投稿

  电影《毒战》里的运毒蛇头李广成、《锋刃》里的日本军官武田弘一、《狼图腾》中的包顺贵……尹铸胜凭借精湛的演技,让这些反派人物形象深入人心。日前正在江苏卫视热播的电视剧《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尹铸胜再度饰演了一个让观众咬牙切齿的大反派——日本宪兵队长高桥。在剧中他与于震饰演的抗战英雄尹三的对手戏,让观众看得直呼过瘾。日前,尹铸胜接受记者采访,对于“日本人专业户”的标签,他并不在意,直言不怕被定型。而对于之前于震炮轰小鲜肉的举动,他也颇为赞同,更是放言“演戏并不是靠脸的”。



  反派角色演得多,尹铸胜不怕被定型

  作为影视圈中的老戏骨,尹铸胜塑造了众多深入人心的角色。不过在观众眼中,他饰演的反派人物,更令人印象深刻。从《狼图腾》中的野心勃勃的包顺贵,到《步步惊情》里的“二叔”殷成贵,再到《仙剑云之凡》里的幕后腹黑BOSS魔翳……尹铸胜宜古宜今、亦正亦邪的细腻演技已让观众纷纷折服,称其“演什么像什么,穿越时空腹黑到底”。

  而近几年,尹铸胜饰演了许多日本人形象,更是把观众看得咬牙切齿。甚至有观众直接给他贴上了“日本人专业户”的标签。对此,尹铸胜并不担心被定型。“从大众对你的认可程度来说,你日本人演的多你就定性为这样,这是大众普遍的一个意义,但是作为一个演员我认为不要去惧怕,他都是在创造角色。即使饰演的都是日本人,他们在内心上还是有很多不同。所以这个对我来说,我根本不怕什么定性不定性。”

  同样的道理,尹铸胜表示,也并不担心饰演更多的反派角色。“反派戏是为正派人物服务的。就像弹簧一样,如果反派戏不强,戏没有压到一定程度,正面人物的形象就立不起来。”

  不过,尹铸胜也直言,这几年演反派比较多,很渴望演一个正面人物。“我最希望演一个犯了错误最后变好的(角色),那是一种伟大。其实真正到演正面人物的时候,一定要设计一些缺陷,最终再把它征服,这是我一直想演的感觉。”

  接戏要求有点挑,但很爱于震暴脾气

  塑造了如此多的经典作品和角色,尹铸胜在剧本的选择上,也是有很高要求的,甚至有些挑剔的感觉。不过,此次参演《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尹铸胜给出的原因却出人意料——完全是因为于震的爆脾气。

  “当时于震和我聊剧本的时候,我和于震并不熟,我只知道打开电视机就能看到他的大长脸,也听过有人说于震脾气不好,感觉脾气很暴。但是我听完脾气很暴之后就想跟他合作。”尹铸胜表示,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在拍戏现场脾气很暴躁的人,一般都是很认真专业的,“暴脾气”往往只是外界对他的一个说法而已。“其实我们需要这种人,需要在现场严谨为一个东西争执的一塌糊涂,我们不需要在现场无谓发牢骚的人。无谓发牢骚的人是什么呢,是内心没有东西的人,他心虚才会这样,真正在现场有为了专业、为了一个镜头较真的人,这是好事,最终我就答应来拍这部戏了。”

  虽然理由显得有些随性,但是进组之后,事实证明尹铸胜的选择是正确的。“去了以后我得到的一个待遇我是没有想到的,于震给我特意定做了一副小眼镜。他说我看到你这双眼睛很大而且很有内容,我怕把你遮住。他能知道我这双眼睛,证明他肯定是看了我不少作品。我说这待遇挺好。”

  不仅如此,尹铸胜对于震的专业精神大嘉肯定。“他是导演,又是男主演,但是他不会去抢戏,甚至可能把自己的身上的戏给别的演员身上去带。这个我觉得是一个演员和导演兼职应该、也必须首先做到的,他做到了,而且做的很漂亮。所以我跟他一块拍戏,拍的很舒服。”

  多年心得很走心,演戏并不是靠脸的

  之所以觉得拍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很舒服,除了剧组的环境,更重要的还是于震、冯远征等一群老戏骨在剧中高手过招的快感。“一搭一档是很正常的,两个人之间的传达和接受,这种交流要很准确。而且在交流中有很多即兴的手段,这个即兴的手段要求素质到位,老戏骨的素质到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搭戏的反应就会很准确。”

  尹铸胜告诉记者,例如剧中出现的捆绑戏,都是真绑。“我有时会跟于震说,你把手放下来吧。他说就这样吧,你绑着点,我才有感觉。我们那一代人现在被推崇被提出来说专业,其实这是演员应该做的,这是一个职业操守。跟这些人搭戏,你就从来不需要担心什么。现在演员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情况,这是不行的,这样的戏拍出来是断的,剪出来后你才会发现你的戏是不流畅的。”

  说到此,尹铸胜也提到了“小鲜肉”的话题。“其实说到小鲜肉,他们一个误区在于他们认为自己漂亮,搁到那儿就能行,他们看待很多东西是单面的。其实演得戏越多,就会发现‘不行,我得学习,我这戏不行了’。并不是说你不是小鲜肉了你不行,而是他们会越来越发现演戏并不是靠脸的。我年轻的时候确实演过很多小鲜肉角色,但是那个时候我们觉得要破坏自己的形象。现在是什么?一个人物给你了,我不要破坏我这张脸,我这个角度好看。没有角色人物,对演员来说,就没有生命。为什么我们看一些老演员演的戏那么好看,因为他的人物是有生命的,是鲜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