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罗锟《爱上蒲公英》

2016-09-28 16:33:38我要投稿

  因为罗锟是朋友的朋友这层关系,三石听了下《爱上蒲公英》这张专辑,还是在办公室里开的功放,才刚从第一曲《风吹来》听到第二曲《伞下雨》,就有同事一边赞叹有“纯粹的音乐美感”,一边又奉劝三石最好能换一首欢快的曲子来听,北京的艳阳天里,听这样easy listening的钢琴曲,有点自讨忧郁的意思。

  三石没理会,带上耳机继续听下去,倒是还挺欣赏这样极简主义的东西。

  其实也并非都如前两曲的小忧郁,到第四曲《爱上蒲公英》就已经有了弦乐加入到钢琴音色中的大气质感,《突然海岸线》还有着轻快的钢琴弹奏,有弦乐的渐入,把音乐情绪从突然遇见海岸线的欢快小调皮,切换到了在海岸线上观光的享受状态,音乐情绪是随着演奏而逐渐推进的,带着介乎于日式偶像剧与台式青春电影之间的纯真感。

  《夏与车站》及《玻璃碎了》的情绪状态又再切回到了纯粹的状态,到了最终的结尾曲《Outro》的出现,居然出乎意料的,把前面七首曲子营造出的单纯、美好、静谧的青春之氛围,用这一曲庄严的氛围,结束在终点,给人听起来的感觉,就是如青春落幕般的惆怅,还有青春渐远去、曲终人散场的悲伤,本以为这一张弹奏青春的轻音乐专辑,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尾,却像是给人爱怀旧的思绪,泼下一盆冷水般,彻底让人跟过去挥手告别,决绝又凄美。

  翻看专辑作者罗锟的履历,曾有过大量影视剧配乐的制作经验,难怪做出的《爱上蒲公英》专辑,像是一张青春大戏的配乐片段,点点滴滴,都能又简单又文艺地勾出听者对青春往事的追忆与思念,罗锟本人也是在从不少的青春小说中汲取创作灵感,如英国作家Rachel Joyce笔下的“奎妮”、土耳其作家Ferit Orhan Pamuk笔下“凯末尔与芙颂”,而关于日本作家藤泽周平,罗琨更是读过这位作者《一个人的朝圣》、《蝉时雨》、《纯真博物馆》这一系列作品,所有书中的文字描述,经由罗锟的创作,都化成了音符,他令文学成为了听觉化的产物。

  罗锟形容年少时的纯真情感像是蒲公英,有人抓住了,也有人一不小心脱了手,放飞于远方,但随时想起,或再抬头看天,都还仿佛能感受到蒲公英的存在,所谓“爱上蒲公英”,就是爱上了年少时的纯真情感这一方心底的净土。

  《爱上蒲公英》没有套路地只把青春给遗憾化,也没有套路地给出一个童话般的happy ending去麻醉自我与芸芸听众,反而用美好与遗憾气息交织前行,勾勒出了文艺质感极强,又有血有肉的青春祭曲,生动,隽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