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闻 > 内地 > 正文

《伪装者》胡歌首认分手 靳东拒绝男男CP

2015-08-25 10:33:24我要投稿

  24日,由李雪执导,张勇编剧,侯鸿亮任制片人,胡歌靳东刘敏涛王凯王乐君宋轶王鸥刘奕君、岳旸联袂出演的热血青春谍战大剧《伪装者》在京举行了首播发布会,众主创悉数亮相。首次出演谍战类型剧中的特工,胡歌坦承这是自己的“转身”,他也首次承认与江疏影已经分手恢复单身。

  除了胡歌扮演的多面特工,剧中的另一名“伪装者”靳东则将自己在戏中的傲娇与深沉延续到了戏外。在与记者的对话中,他表达了自己对演员职业的尊崇与追求,也表达了曾出演“雷剧”的无奈。此外,生活中极其讲究自律与尊重的他还笑言不能接受与胡歌或王凯凑CP,“别人这么说我也不能控制,但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发生在我身上。”

  胡歌首演民国谍战剧自称“转身” 不改耍宝眼神戏看点足

  据悉,《伪装者》改编自张勇的小说《谍战上海滩》,以抗日战争中汪伪政权成立时期为背景,通过上海明氏姐弟的视角,讲述了1939年抗战时期上海滩隐秘战线上国、共、日三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殊死较量。在剧中,胡歌化身代号“毒蝎”的军统、中共双面间谍,联手上海站军统特工与中共地下党员,一同执行数个难度系数极高的秘密潜伏任务。胡歌坦言,第一次尝试谍战剧,十分享受这其中的过程,但这次尝试不能算是演技的转型,而是自己的一个“转身”,可以让大家看到他的另外一面。

  在《伪装者》的看片中,记者发现胡歌虽然不改耍宝本色,依然会卖萌、耍帅,从而在紧张的剧情中能松弛有度地制造笑点,但是相较于他以往所擅长的“少年”角色,双面间谍确实要更加厚重深沉、个性复杂,而剧中胡歌的动作戏戏、眼神戏都十分有看点,对其演技的挑战毋庸置疑。

  胡歌首认分手恢复单身 调侃王乐君吻戏致伤锁骨

  在发布会上,胡歌用伞的不同部位来形象比喻明家姐弟之间既有伪装、又有温情的关系,不料自己却被调侃为伞下的“小公举”,他赶紧辩解:“我是举着伞的人!”令现场笑声一片。

  在群访环节中,胡歌也依然不改捧哏本色。当其剧中的恋人王乐君谈及自己拍戏过程中锁骨断裂,后来带伤与男神胡歌拍吻戏时太兴奋,以至于胡歌刚亲下去,锁骨里的钢板“啵儿”就翘起来了,胡歌又忍不住在一旁接话:“好像不是这样的!是因为你先看到了我跟替身吻,然后你的钢板就啪嗒翘起来了!”

  不过,爱接话的胡歌也有不想说话的时候,比如当媒体问及他的感情状况时。日前江疏影在某发布会上承认已恢复单身,对此胡歌简短回应“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并称自己今年七夕在工作中度过,至于为何与江疏影分手以及对新恋情的期待,胡歌并不愿多说。

  靳东坦承演雷剧无可奈何 拒绝与胡歌王凯凑CP

  在《伪装者》的看片中,除了与胡歌以往角色反差较大的明台,还有一个十分出彩的角色让记者印象深刻,那就是明台的大哥明镜。上海明氏家族二公子明镜是汪伪政府要员、代号“毒蛇”的军统特工,同时也是中共地下党一员,拥有多重身份的他心思深沉,虽然对明台疼爱有加,但是即便对最亲近的人都不愿袒露真心。

  这样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角色,他的扮演者靳东也似乎将其在剧中的傲娇与深沉延续到了戏外。虽然在发布会上拉起胡歌现场搞笑还原起导演的发飙状态,但到了群访环节,他却不见踪影。随后小浪发现,他竟在后台与导演李雪、制片人侯鸿亮等人在悠闲聊天。在与靳东的对话中,记者也能感受到这位毕业于中戏,曾主演《闯关东》、《战长沙》、《温州一家人》等经典剧目的演员,对于演员职业的尊崇感,以及精英冷峻外表下感性的一面。  记者:为什么没参加刚才的群访?作为演员、明星,你不注重曝光率吗?

  靳东:配合这个制作方的宣传,是我的工作之一,但不喜欢这种秀。我从拍第一个电影开始,基本就没参加过群访。我也参加过很多发布会,基本上问题千篇一律,就说一说这戏演了什么角色之类,如果一部30集的剧几句话就能说完,那就不用拍了,我自己又不喜欢啰嗦,喜欢言简意赅,所以后来到了群访环节,我就开始了逃跑,实在走不了就没办法。

  记者:你只注重自己的戏演得好不好,不太在乎自己能获得多大关注度?

  靳东:当然不是。十多年前大家都很认真、较真,以至于到了今天不知是因为市场还是剧本类型,起码跟以前比,戏水了很多。可能大家拍完就拍完了,但我从读大学、刚拍戏时的严谨……就是这个片子我们一定要知道它在讲什么。

  记者:你的这种高追求很多人是不能理解的,你不会觉得累吗?

  靳东:很累,我也很累,所以最近几年别人找我拍戏我都不想接,而且我也很清楚地知道我的这种想法和做法是极少数。但我相信坚持和努力会起作用。我觉得因为对戏剧认知的不同,自然而然会选择自己想去走的路,我想说的是有一群像我一样的人,导演、制片人、团队,在做力所能及、严肃的大题,那我就很开心了。

  记者:你这种对戏剧的高要求是很可贵的,但你以前演的《来势凶猛》、《箭在弦上》被称为“雷剧”,是接戏出了问题吗?

  靳东:我不可能只接我喜欢的戏,当别的人找上我,我只能说我力所能及地管好自己的部分,毕竟我不是导演或编剧。你说的雷剧,包括制片人侯鸿亮也跟我开玩笑,你拍一雷剧还那么认真。我最喜欢的一本书是西点军校出的《没有任何借口》,而事实在生活中,我一直在秉承这个原则。作为演员,我已经远远超过演员的职权范围过多地去干涉,但也没能阻挡他们把一个剧变成雷剧。不谈孰是孰非,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记者:所以你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因为你说话有理性的逻辑和思考?

  靳东:恰恰相反,生活中我很感情,我理性是因为这是我的专业,做一个事情如果没有想好、准备好就不要去做啦。

  记者:其实你还是知道怎样去面对媒体的,

  靳东:我?(对,其实你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只想做个高尚的演员?)我只能说,就像所有的采访我都不喜欢看提纲,起码我不喜欢想好一套然后去说。理想和感情的区别在于,理性就是精心地去设计,但在生活当中,反正每一次他们问我问题几乎都是千篇一律,至少没有人像你这样问我不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媒体。但如果你要跟我说,好,咱们坐下来聊一聊这个戏,演了什么角色,我就觉得……(笑)

  记者:感觉你对自己很严格,那么对别人也严格吗?

  靳东:基本是,拍戏的时候跟我演对手的话,我就会说。(那跟你对戏的演员会怕你吗?)有很多吧。

  记者:胡歌会怕你吗?毕竟他以前演偶像剧比较多,这次是一个比较挑战性的角色。

  靳东:这个还好,其实我俩对手戏不是很多,就是他是家里的小弟弟,我经常会责骂他、打他。其实挺好的,到现在大家都熟悉、了解。其实在工作过程中,最起码的是尊重,我倒不说自己高标准高要求,起码我是一个自律的人,会相互尊重。

  记者:你和胡歌?

  靳东:当然,这部戏都拍成了兄弟,就打打闹闹的。其实都挺好的,而且杀青的时候,导演眼里都是泪光。(你也哭了吗)就这个年龄不会轻易哭出来了,但我觉得这也很难能可贵。杀青宴的时候我也喝酒了,作为一个十年没喝酒的人。

  记者:你这么自律,会不会放松点会比较开心?

  靳东:我会玩哈雷、打网球、看电影,就超级开心了。(平时上网多吗?)不多,基本就会收发邮件,但并不妨碍我是电子控,比如我喜欢摄影、喜欢电脑。(那微博是自己打理吗?)是自己啊。

  记者:那如果有网友把你和胡歌或者王凯凑成CP,毕竟你们眼神交流戏很多,你会介意吗?感觉你是个老派的人。

  靳东:CP是什么?(couple,就是凑成一对儿)我老派吗?我新派,这个怎么说,在这个社会当中我们也逐渐接受一些西方的东西,但就像我刚才说的,只要不干涉别人就行,但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你不喜欢别人这么说你?)别人这么说我也不能控制,但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发生在我身上。